小汽车跑起来

夏德林

船营区华天佳苑

现如今,满大街跑着小汽车,短短的十几年间,小汽车进入寻常百姓家。今天,拥有私家车已经不是财富的象征、奢侈的享受,小汽车成了家庭生活中平常的代步工具。


说起小汽车,我还真有故事要和大家分享。


我第一次坐小汽车是在1975年2月,那时我正在乌拉街原永吉“五七”大学任教。


一天,校领导把我叫去,说要给新生搞一次忆苦思甜教育,请当时家住化公司附近一位受过苦的老人做报告。为了表示对报告人的尊重,校领导专门给县委办公室主任写了封信,由县委办主任请示主管副书记批准,派一辆小车接送报告人。当时由口前到吉林再到乌拉街,单程约百十里地,派我负责送信并带车请人,这就意味着我可以尝尝坐小汽车的滋味,真乃上天掉下来的大好事。


第二天,我怀着极其兴奋的心情来到口前,上午9点来钟,比较顺利地请到了一辆苏制吉普,也比较顺利地找到了报告人。


谁料车子很破很旧,行驶到郊区金珠乡附近的山道上就坏了,司机下车鼓捣了半天,最后用一根麻绳把发动机的一个部件绑了绑,便蜗牛般向乌拉街驶去。


临近中午快进校园的时候,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把腰板拔得溜直,眼睛瞪得溜圆,急切地四处张望,企盼能有全校的师生站在操场上,目睹我坐在小汽车里的实况。结果是别说全校师生,竟连一个兔大的人也没有看到我坐小汽车神灵活现的样子,这件事令我遗憾了好长时间。


1985年7月,接连的几天大雨,饮马河大堤出现险情,书记要去视察水势,我马上自告奋勇前往陪同。出发前回家吃午饭时,还担心怕情况有变去不成,下午终于如愿以偿地坐了一次小吉普车,冒着不住点的雨来回跑了近二百里的路程,那次真正过了一次坐小车的瘾。


说这些并不是因为我的虚荣心太强,而是因为那个年代坐小汽车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那时的小汽车,用老百姓的话叫“铁盖子”。


如今坐小汽车已经和吃饭、睡觉一样,是日常生活的基本内容,但生平第一次坐小汽车的那种自豪感、神秘感、新鲜感,早已成为珍藏在心底的往事留在回忆里。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