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鸟为邻

三月的一天,我正在办公室聚精会神地办公,忽然听到同事一声惊呼:“快看,有鸟窝!”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有一对小鸟在我们办公楼前的树上搭了窝,安了家,和我们做了邻居。难怪三月以来,我时常听到有小鸟在我们办公楼窗前欢叫。

有小鸟为邻,碰到这一好事,我和同事们的脸上都露出淡淡的笑意,心情愉悦,繁重的工作也不怎么枯燥烦闷了。

自从知道有小鸟在办公楼前的树上安家后,我就好奇,这一对小鸟为什么会选择在我们部门办公室外的树上安家。面对我的好奇,有同事开玩笑道:“它们是来报恩的。你忘啦,去年春天,有一只小鸟无意中飞进咱们的办公室。它左飞右窜,始终飞不出去,后来,咱们打开所有的窗户,费了好大劲儿它才飞出去,重回蓝天的怀抱。”同事这一自作多情的回答,让我嗤之以鼻。因为我们去年帮助的是一只花鸟,而今年来这里安家的是一只黑色的小鸟。我更相信另外一个同事所说:“我们办公室在二楼,二楼下面是实验室。实验室的大门向南,属于朝阳地。加上实验室每天有许多员工工作,人气旺,可能鸟儿们也喜欢兴旺之地,所以才选择在我们办公室前的树上安家。”幸好,窗外这些树的枝头还没有高过二楼的窗户,使得我们可以近距离观察小鸟的活动。

通过拉近手机的拍摄镜头,我们能清晰地看到鸟窝,看到小鸟轻盈灵活的身躯,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它们小巧的嘴。

和小鸟做邻居后,工作之余,我们有了许多乐趣。我和同事们时常隔着办公室的窗子偷偷地观察它们,悄悄地打开窗子偷拍它们生活的瞬间。这一对小鸟很警觉,常常是我们一打开窗子它们就发现了,立马就飞走,不给我们偷拍的机会。等我们不关注时,它们又飞回来。时间长了,小鸟发现我们没有危及它们的安全,也就不怕我们了。它们或者站在窗外的窗台看偷拍的我们,在温暖的阳光下嬉闹,开心鸣叫,从这棵树的枝头飞到另一棵树的枝头,然后再飞回来,或从枝头飞到地上,再或飞到办公楼的楼顶,好不惬意。有意思的是,有时它们会冲着站在办公室窗前偷看、偷拍的我们吱吱喳喳地叫,好像是警告我们不要打扰它们快乐的生活,又好像是和我们亲切地打招呼:“你们好,我们是你们的邻居,请多多关照。”

很快,这一对恩爱的小鸟有了爱的结晶,雌鸟生出四个蛋。经过一段时间悄悄观察,我发现,这时候,基本上看不到两只小鸟在嬉闹了,雌鸟大部分时间伏在窝里孵蛋,而雄鸟则独自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辛勤地飞出飞回,除了为自己找食之外,还要衔回食物喂雌鸟。面对如此待遇,窝里的雌鸟毫不客气地张大嘴,心安理得享受这爱的甜蜜。这多么像我们人类家庭,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在家抚育孩子。

有时,雌鸟偶尔飞出窝寻食喝水,或飞出去舒展一下,雄鸟就跳到窝边,承担起守护蛋的重任,一直到雌鸟回到窝里才放心离开。幸好,它们把窝搭建在办公楼前的树上,没有蛇和野猫等动物来伤害它们的蛋,而那些把窝搭建在荒郊野外的树上的小鸟危险就大了。我曾在纪录片《动物世界》中看见一个场景:蛇偷偷摸摸爬上树,吞噬小鸟的蛋。

经过雌鸟一段时间辛苦的孵化,四只可爱的鸟宝宝破壳出生。刚出生的雏鸟有成人半节手指那么大,像一个小肉球,眼睛还没有张开,身上有一层淡淡的绒毛。它们不吵不叫(或许它们叫了,声音小,我听不到),乖乖地待在窝里,等待鸟妈妈鸟爸爸来喂食。和人类不同,人类妈妈是通过宝宝吮吸自己乳房进行喂养。鸟妈妈鸟爸爸是用嘴衔来食物,通过和鸟宝宝嘴对嘴传送食品进行喂养。望着鸟妈妈鸟爸爸每天不辞劳苦地衔来食物喂养鸟宝宝,我不禁浮想联翩,想起了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养大成人是多么不容易。

一天上午,我正在工作,忽然下起了雨。我开始为鸟窝里的鸟宝宝们担心,担心它们会被雨浇淋。于是,工作也无心干了,我赶紧起身去窗前观看。天啊!我看到鸟妈妈张开翅膀伏在窝里,把鸟宝宝全护在羽翼下,任雨打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那天雨下得很大,下的时间很长,从上午一直下到晚上才渐渐停止。在这一段时间里,我悄悄观察鸟窝好几次,每次都看到鸟妈妈伏在鸟窝里一动不动。从下雨时开始,一直到下雨结束,它都是这样一个姿势,好像从来就没有动弹过。

我禁不住感叹母爱的伟大。不止人类母亲为儿女挡风遮雨,鸟类同样是这样。在艰难岁月里,它们以无私的爱,为儿女们撑起一个幸福的港湾。

今年春天,我有幸与鸟为邻。我时常带着几分欢喜观察它们,偷拍它们幸福生活的瞬间。我仿佛看到另一个我们,行走在岁月里,和相爱的另一半,结婚成家,生儿育女,然后抚育他们渐渐长大。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