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扶摇九万里14

作者 张博

终于,美国当地时间8时许,我驾驶着“小白”从芝加哥路易斯机场缓缓起飞,升入蓝天之中。地面上为我们送行的人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我仿佛有一种已经抛开一切,进入另一个世界的错觉。这里,是一个只有蓝色和白色的纯净国度。

就在飞机升空的那一刻,我的心也在随着高空的气流,激跳,升腾。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艰难的起飞。虽然我做好了充分的应急预案,但无从预料前面会发生什么,会出现什么险情,这对我来说,是一次技术、意志和智慧的综合考验。

侧过脸,我看到坐在身边的王坚、身后的李湘宏纷纷向我投来信任的眼神。他们不远万里,跑来与我同行,让我见识到了友情的力量。

我们都是追梦者,不光要有诗人的浪漫,还要有行者的执着;我们都是追风者,不愿做随风的漂萍,而要做追风的闪电。我们要用双手抓住明天的梦想,苦苦跋涉,风雨兼程。

飞机刚起飞时,因为担心那个涂胶的桨叶会出现问题,我的精神还是蛮紧张的。刘军代总领事的话还回荡在我的脑海里,他在我们临行前,笑着说:“你们三个博士在创造环球飞行高学历的历史。”一想到我的机舱里坐着三个博士,三个沉迷于航空的追风者,肩上的责任仿佛更重了。

好在,飞行半个小时后,我的心逐渐踏实了。“小白”全程并没有因那只裂缝的桨叶出现什么抖动的现象,这说明李湘宏和我的修补工作还不错。

驾着“小白”穿过云端,我们一路向东飞行,第一站就选择了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伦敦。

没错,加拿大也有伦敦。

起初,这个安排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我这架飞机“小白”体格小、航程短,无法直接跨越大西洋,只能往北极圈里飞,伦敦是计划航线上的一站;二是伦敦有钻石公司在北美的生产厂家,我需要在环飞初始阶段对整个飞机做一次全面检测,优化飞机的航电和导航系统,也为“小白”在外观上添加一下“2050”大会的标识。谁知,就在起飞的前一天下午,我们意外发现飞机右侧的螺旋桨损坏,这也就为来此增添了一个最重要的任务——为飞机换一副螺旋桨。

伦敦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西南部,也与芝加哥一样,位于五大湖地区,三面环湖,分别是安大略湖、伊利湖和休伦湖。由于整座城市的森林覆盖率高达70%,植被繁茂,所以从空中俯瞰伦敦,放眼过去皆是一片葱郁的绿意,自然风光可谓美不胜收。

我不止一次飞过伦敦,但这次飞行的印象最深。

刚刚经历了一场变故,看着下方的林海,顿时有种解脱的感觉。我忍不住环顾了一眼同行的王坚和李湘宏,只见,他们也将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机舱外的秀美风光。他们是在欣赏舷窗外的风景吗?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