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店82

煤矿

“你们说啥煤矿煤矿的……”说老秦,老秦就到了,后面还跟着个孙林生,也端着酒碗往这屋凑。

“问我经营煤矿有问题没?”四海后背对着门,光听见老秦声音了,没看见孙林生跟着进来了。

孙林生接上话茬了:“煤矿可挣大钱!别落下俺呀,俺当年在山东枣庄大煤矿当过矿长呢!”

四海一听是孙林生,就不再说话了,张罗大伙儿喝酒了。那是一个让人反胃的角色,今天要不是给占柱办喜事,不好意思把他撵出去,于是硬是忍着跟他喝了一口酒,孙林生还不想走,还要脱鞋上炕的意思。

四海说:“孙林生你酒也喝了,回你原来那桌,县长和警察局长要研究大事,万一走漏了风声,追究起责任可就不好了。”

孙林生一听这话,只好端着酒碗,一转身,他脑瓜撞上了门框子。踉踉跄跄的站稳脚,手里的半碗酒险些撒了,干脆一仰脖干了,晃晃荡荡地出去了。

奶子山煤矿的煤真好啊!乌黑铮亮,矸石少,热量高,说是热量能有多少卡,四海也整不太明白,也不知道多少卡啥意思,就知道能把铁炉盖烧得通红变了形的算好煤。

张成武上任以后就下力度强制收回被个人强占的矿山、林场、房产、土地。

王永发带着警察尽了全力,因此也转成正式县警察局长。大多数矿主都乖乖地把煤矿交了出来,对于这些人,成武让他们每年上缴一定的费用继续经营煤矿。最后一个钉子户,老下盘矿主冯三宝子不信邪,拒不交矿。

成武掌握的资料里,老下盘这个煤矿是个斜井,主巷道总长有一千多米,煤层厚、煤质好,在整个奶子山一带算是规模最大的了,绞车、钢轨、绞盘、供电设施都是日本人留下的设备。

为了能够把这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烧好、烧旺,这样的刺头得连根都拔出来,彻底烧掉。张成武亲自挂帅,让王永发先摸清冯三宝子底细,再一网打尽。

王永发经过调查很快有了结果,这小子原来是个土匪底子,而且是那种专干伤天害理、打家劫舍的绺子。

他的靠山也查清楚了,是张成武看不上的一个副县长,这个副县长是土生土长的“坐地炮”,仗着地盘熟人脉广,对张成武表面奉承,背地里不配合工作,下绊子使阴招。

这小子鱼肉乡里无法无天,干了不少坏事,想找他罪证太容易了,随意确定两条就够要他命的,清除这个绊脚石对于张成武能不能在这里立足,可谓是意义重大。

就在占柱结婚的那个夜晚,成武下了狠茬子,一面往省里打报告,不等批复就命令王永发调集警察抓捕。

行动之前严格保密,探长以下的警察都不知道干啥去,等到了地方,一声令下煤矿所有人员全部拿下,控制起来再一一排查。张成武亲自带领一支警察队伍抓捕那个副县长。

半夜时分收网,大获全胜,副县长和冯三宝子亲属以及他的党羽,除了冯三宝子的弟弟冯老四出去办事侥幸逃脱,其余的全部捉拿归案,第二天也给冯老四下了悬赏通缉令。

这个煤矿要承包出去,一般可没人敢谈拢。一个是煤矿大不好管理,再就是冯老四还在外面跑着呢!那小子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时间长了没有人接手,一天不抽水就淹没矿井下面的三道和二道绞车,巷道的顶子泡时间长了就塌方冒顶,矿井就废了。这一天光抽水的成本就得不少钱,何况还得派人黑白看着,别让盗贼把绞车、钢轨设备给偷走了。

另外还有一百来名矿工指着这个煤矿下井赚钱养家糊口呢!

让四海接手老下盘煤矿是王永发的主意,熟悉煤矿的生产和技术矿长和冯三宝子不是一路人,留了下来,还有这一帮原有的矿工,正常出煤应该没问题,至于最让人担心的安保问题交给他办,历来矿区治安都很乱,调来一个警察中队让从额穆带来的亲信领着,再雇一些经过培训的协警,在奶子山矿区成立了警察分局,加强这一地区治安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