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传47

读书

作者 赵亮

薛志达轻轻地说:“爸,我记住了。”他眯起小眼睛,笑嘻嘻地回答。

薛沧海凝视着儿子的脸,心里想:“这孩子太皮了,鬼点子也多,怎么看着就像没准谱儿似的?”

薛志达的书越来越多了,他还用交换阅读的办法换来了很多新书。

每当读起书来,薛志达就发现这里面真是奥妙无穷。每读一本书,都会让他增长很多的见识。

薛志达忽然觉得时间不够用了,他每天早晨三四点钟起来阅读,他读的书很杂,有人物传记,有历史故事、有军事科学,更多的是报效国家、励志成才的内容。

随着读书越来越多,他的眼界逐渐开阔起来。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诗人雪莱的一句名言:“越读书,越发现自己的无知。”而且薛志达真切地体会到,越读书越发现世界是那么广阔,需要学的东西有那么多。

薛志达读书也带动了一批人读书,他也向别人推荐一些书,同时他也讲述书中的故事。

他发现自己给别人讲故事的时候,别人听得特起劲、特入神,对他特别尊重。这让他找到了一种被尊重的感觉,受拥戴的感觉。于是他就看更多的书,给同监舍的人讲更多的故事。他推荐的书,狱友也争相传阅,时间一长,他发现自己拥有的书远远不够用了。

薛志达迷上了老子的《道德经》,常摇头晃脑背诵:“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有人说他走火入魔了,也有人说他故弄玄虚,背一套糊弄人的文言词。

薛志达对别人的说法并不在意,他是一边背诵一边看书的解释。谁想弄明白其中的含意,他便连读书带发挥一通讲解。很多人拍着脑门喊“太难了”,只有那位大学授微笑着冲他竖起大拇指。

从《道德经》里,薛志达对刚与柔、生与死、强与弱有了更深的理解,这是管教李长林极力推荐、多次讲解,薛志达非常喜欢的内容,同时也得到众多狱友的理解和赞同:“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曰: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先,其无以易之也。柔之胜刚也,弱之胜强也,天下莫不知,而莫之能行。”

薛志达对老子在自然现象中悟出的哲理佩服得五体投地。由此洞察社会与人生,让人清楚地认识到,这世上凡刚强者皆属易“死”之类,凡柔弱者都是易“生”之类。人在生活中不可逞强斗狠,应当有良好的品质修养,柔顺谦虚地待人处世。

薛志达的语气有时与李长林如出一辙:“不学习真不行啊!不读书就没有大格局,就做不成大事业。”

道理能想明白了,可是面对漫长的刑期,薛志达有时候还会感到失望和伤心,毕竟已经在监狱里生活了十几年。

在28岁生日那天,薛志达悄悄给自己写了一首诗:“28岁悲秋,行程泪长流。悲情愁绪何年尽,莫晓几时休。年华已逝又是一个春秋。”

监狱里组织了亲情报告会,请服刑犯人的亲属讲述家中的情况和亲人挂念,也让犯人讲述自己的改造心得,回顾思想变化的过程。

狱警录制了犯人正在服刑改造的视频,拿给犯人的亲属看,再将亲人的嘱托录回来,通过录像视频让双方互相表达思念之情。

当病重弥留之际的父亲或母亲,在视频中最后看儿子一眼,说一句“孩子,你要好好的,早点回家”的时候,所有的服刑人员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薛志达的行为渐渐发生了变化。他开始锻炼身体,吃饭也香了,与其他服刑人员也有了更多地交流和沟通,还常常主动找到李长林谈自己的一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