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台169

掌声

作者 陈彦

拉大幕的说:“亏你那臭耳朵,是掌声。”

“是掌声?”他还故意重复了一下,眼睛是斜着瞿团的。

瞿团就对他眨了下眼睛,意思自然是祝贺了,这个小动作,让他感到瞿团就跟自己团伙似的,依然那么坚硬、牢固、可靠。这时,“角儿”过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个收拾衣服、收拾鞋帽的人。

崔护自然要穿得潇洒单薄了,上场前,外面是披着羽绒衣的,到了大幕跟前,瞿团还问了一句:“能坚持住不?”

“角儿”没有明确表示能与不能,只是连连咳嗽着,表示感冒还在重要阶段。顺子就觉得瞿团这个头儿,当得比自己也强不到哪儿去,眼看六十的人了,还得在三十几岁的娃娃面前低三下四的,看来谁活着也都有自己的难处。

顺子领受完了瞿团的祝贺眼神,就急忙想到靳导面前晃荡一下,看看她在听到掌声后,是个啥态度?啥表情?

靳导指挥完开幕,就下到观众池子里去了。顺子知道,靳导这时候,一般会在剧场的最后一排站着,直到戏进入正常状态,才会找个地方坐下来。

顺子就从池子边上,绕了一大圈,找到了靳导的位置,靳导正用步话机,在骂音响师,嫌把音乐低声部放得太大,脚下都震得在抖动。他假装看舞台效果呢,慢慢凑到靳导跟前,等靳导骂完音响师,正说找个由头,提说一下舞美的事呢,谁知音响又锐叫一声,把所有观众都刺激得捂住了耳朵,靳导就对着步话机又骂开了:“你的手是抽风了是吧,那音响忽高忽低的,别动来动去的好不好,还音响师,还艺术家呢,这技术就只配到农村管高音喇叭,开批斗会,搞什么搞?”

骂完,靳导好像根本没发现顺子的存在似的,就扭身去了灯光操作台。他也在心里骂开了:这个死疯婆娘活该一辈子找不到男人。

这时,墩子悄悄走到他身边来了,悄声问:“刚听见掌声没?”

“听见了,咋了?”

“我领的掌。今晚的观众大多根本不知道鼓掌,我就钻到人堆里,硬领起来的。”

顺子一看他还用纱布缠着的手,就说:“哄鬼呢,你这断手,还能领掌?”

“你不信?我用一只手拍的胸脯,那阵儿,大幕刚拉开,灯光又暗,人都盯着舞台上的景致呢,我就把领口解开了。不信你看,我刚拍过的印子还在呢。”墩子说着,就要亮他的胸脯,顺子生怕别人听见,就把他的嘴挡住了。

既然是这样顺子也就失去了再到靳导面前显摆的兴致,又蔫不出溜地上台了。彩排中间到底停了一次,好在不是顺子他们的事,是主演咳嗽得不行,停了有十几分钟,让大夫做了一下喉喷,才又接着往下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