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地虎

那些绘像紫光阁的吉林英杰

    清代,北京皇家禁苑中南海里,曾有一处平台,乃皇家演武之地,殿试武进士及检阅侍卫大臣,也都在此处进行。乾隆时代,废台建紫光阁。之后,乾隆独出机杼,辟为纪念立有特殊功勋八旗将士的馆阁,将平定新疆、反击廓尔喀(今尼泊尔)侵略西藏等战事中有殊勋大功者分次绘像悬挂其间。此外,凡重大战事,也都绘图纪念,有“平定大小金川战图”“平定台湾战图”等。乾隆说:“朕亲御丹铅,各系以赞,不过誉,不尚藻,惟就诸臣实事录之。”称此乃胜过汉代云台二十八将、唐代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举。

    功臣画像,皆近于等身。画师除中国画家外,还有来自波西米亚(今属捷克)等地的传教士画家。乾隆一朝,入列紫光阁的计有二百八十幅功臣图像,分别为平定西域一百功臣、平定金川一百功臣、平定台湾五十功臣、平定廓尔喀三十功臣。位列前半者,乾隆皆为之赋诗作赞,余则由御前大臣题诗。一些将士,因在不同战事中分别立功,故有多次绘像紫光阁者。以后,嘉庆、同治、光绪等朝也延续此统,绘功臣像展列阁中,只是规模已不如前。

    吉林素称劲武之区,世有“吉林劲旅天下最”之誉,“高皇帝发祥长白,由一隅而有天下,其时佐命勋臣,吉林几夺其半”。凡重大战事,吉林将士几乎无役不与,又每役皆当之在前,“以武功战绩膺侯、封拥疆寄者,亦复踵接翩联、棨戟相望……”自乾隆之后,绘像紫光阁者,亦纷然成列,几近二十人次。在血与火的战阵中,抒写了一份地域的荣耀。


    清代有从吉林、黑龙江向京城选送“三音哈哈”的制度。“三音哈哈”乃满语,汉意“好汉”。吉林八旗,骑射技艺素称精良。兵勇之强壮,曾获康熙、乾隆、嘉庆、道光诸帝的褒奖。这也是向京城定期选调三音哈哈的根本原因。这些三音哈哈,又都是百里挑一或千里挑一的强中之强者,须是骑射功夫精湛,又品貌皆优。入京后,一经考察合格,即充任皇城或内廷侍卫。

    隶正白旗的珠勒格德,即是从吉林城选入京城,然后在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以乾清门侍卫从征金川的。首役斯第之战,参赞大臣奎林身中飞矢,土番二人横刀来前,欲夺奎林之命,珠勒格德发以连矢,二土番顿然毙命,奎林得救。战役结束,赐珠勒格德扎克博巴图鲁勇号,擢升头等侍卫。攻取木克什山之后,珠勒格德设置水卡,断敌汲水之路。二百余敌乘雾来犯,珠勒格德早作埋伏,将进入伏击圈的敌人歼灭大半。有一百余敌随后跟进,珠勒格德奋勇迎击,手刃三敌,将之击溃……

    金川之战,难在攻坚。敌据山筑碉,山险碉坚,常是久围久攻而不下。川陕总督张广泗在给乾隆的奏折中说:“臣自入番境,经由各地,所见尺寸皆山,陡峻无比。隘口处所,则设有碉楼,累石如小城,中峙一最高处,状如浮屠,或八九丈十余丈,甚至有十五六丈者。四周高下皆有小孔,以资瞭望,以施枪炮。险要尤甚之处,设碉倍加坚固,名曰战碉。此凡属番境皆然,而金川地势尤险,碉楼更多。至攻碉之法,或穴地道,以轰地雷;或挖墙孔,以施火炮;或围水道,以坐困之。种种设法,本皆易于防范,可一用而不可再施。且上年进攻瞻对时,已尽为番夷所悉,逆酋皆早为预备,或于碉外掘壕,或于碉内积水,或护碉加筑护墙。地势本据至险,防御又极周密。营中向有子母、劈山等炮,仅可御敌,不足攻碉……”

    面对如此险情险境,珠勒格德一身英勇,多次于险境中取胜。他偕都统和隆武,相继袭取了日旁山后战碉十余座、平碉二百余座。日旁山附近之勒乌围,为双方必争之地,他与和隆武领兵乘夜攻据,因之得授正红旗蒙古都统。乾隆四十年(1775年),攻取达尔图及得楞旁近各碉,拔石城战碉,皆领兵在前。有巴扎木山,遍山皆是险碉,他与和隆武配合作战,分而攻之,和隆武仰逼山梁引敌注意,他则领兵绕于沟谷内击之,一举夺碉十之有七。进击薄达澈谷山,敌人列寨严守,友军分兵攻侧翼,他带队自捣中间强敌,掷火弹焚毁敌寨。其顽强勇猛,令敌胆寒,亦让左右友军钦佩不已。金川平定,珠勒格德位列紫光阁五十功臣之前,乾隆赋诗赞之:“奎林深入,贼刃将及。发矢毙之,险中救急。同心合力,共集大勋。写图旌武,惇史留芬。”

    出于正黄旗,姓额扎特氏的巴清德,少年时代即一身勇武,又生得长身赤面,仿佛关羽模样,因此人都道将来必是军中之材。嘉庆十八年(1813年)时应征入关,在河南地方参加剿匪之役。因功于道光元年(1821年)迁升侍卫、乾清门行走,充十五善射。此十五善射乃是京城中掌管八旗官兵练习弓马射箭之机构,非是等闲之地。清军定制,射箭弓力,最高以十五力为止。这一机构也就因此名之“十五善射”,管理习射一应事务。于此也就可见巴清德有着怎样的骑射技艺了。

    道光六年(1826年),巴清德从山东巡抚武隆阿越海赴台,平定台湾叛乱。随后又远赴新疆,当时,叛匪张格尔部占据着南疆四城,气势嚣张。巴清德与侍卫哈郎阿绕至敌后,出其不意展开进攻,贼势溃散。巴清德因之获赐襄勇巴图鲁称号。大军随后进击喀什噶尔城,俘获无算,但张格尔却先已逃走。不久,新疆事平,巴清德因功授头等侍卫,论列功绩,位在平定新疆前四十功臣,位次十五,绘像紫光阁。道光御制赞词:“亲简勇壮,命赴军营。长驱赤面,弓马纯精。兼娴火器,屡立功名。御前特擢,望汝干城。”

    道光十年(1830年),新疆复扰,巴清德奉命偕侍卫舒凌阿剿办,事平之后,即留新疆屯田。十二年(1832年)时,又随钦差瑚松阿再度越海赴台,在嘉义一带剿匪。十五年(1835年),授镶白旗蒙古副都统,旋调正白旗、正蓝旗护军统领,负责管理健锐营、火器营、神机营,已是八旗军统帅之一。太平军“洪杨之乱”起,巴清德提出“汰兵勇、明纪律、散贼党、断接济、行团练”等数项对策,深得道光嘉许,特赏穿黄马褂。其时,洪秀全据紫荆山,背负猪仔峡,依双髻山之险,一时似乎无法撼动。巴清德与提督向荣慎稳筹划,合军力捣猪仔峡,猛攻双髻山,八旗兵勇攀岩而上,贼众大惊,随即大溃,败走三十余里。巴清德因此获加军功三级。病殁军中时,竟手握覆盖茗盂之纸,高呼“贼已擒之矣……”

    今天,隔着已经显得有些久远的时光,在《清史稿》《吉林通志》《永吉县志》的史传里,一字一字咂摸这些绘像于紫光阁的人物,仍会为他们的英勇感叹……

    如果稍加疏剔,我们又会发现,绘像于紫光阁的吉林人物中,很有一些竟是父子相继,兄弟相从,几十年在血火里一起奔走军中,拼搏沙场……

    生长于乌拉街的额勒登保,本是一采珠牲丁,走入军中后,在十数年南征北战的血火搏杀中,以超凡战绩和不俗之勇成为八旗英雄,逐次擢升侍卫、二等侍卫、御前侍卫、都统,并获和隆武巴图鲁称号。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跨海赴台平定林爽文天地会起义,率师往援嘉义,战功卓著,位列平定台湾五十功臣之前,绘像紫光阁。乾隆亲作像赞:“中林效绩,健捷过人;星驰飞镞,操刺罕伦。直前披击,冲垒奋身;龙骧备伟,是为虎臣。”其后,额勒登保随福康安远征乌斯藏(西藏),反击廓尔喀(今尼泊尔)入侵。进军西藏路上,山险路狭,马不能行,而人行即喘,艰苦备尝。其时,额勒登保以功摄驻藏大臣。甲拉古拉之战,廓尔喀据险列粗木大栅数里,凶猛抵拒,额勒登保率师强攻,威猛更胜廓尔喀兵十倍,毁木栅,破敌阵,使敌大溃。攻集木集之战,天降大雨,廓尔喀集十营之兵固守,箭矢石弹交加,纷纷亦如雨。额勒登保扼桥力战,隆隆雷声里更以战鼓助威,数次击退敌人反攻,又乘胜攻取擦木贼寨,先后凡七战,七战皆传捷报。战后,又一次绘像紫光阁,乾隆再一次为之作赞:“石碉木栅,鳞叠贼防;势如捲箨,捷似颓墙。将军所示,无不领略;卒已精兵,埋根卓烁。”

    额勒登保以累累军功,渐次晋封公、侯、伯、子、男五等功爵,故有“通侯”之谓。继子哈朗阿袭封一等威勇候,授二等侍卫,人称哈侯,亦大有将军遗风。嘉庆十七年(1812),迁头等侍卫、乾清门行走。平定河南教匪,以功获继勇巴图鲁之誉。之后,率领吉林劲旅从征新疆,平定张格尔之乱,诸役皆在前锋。张格尔就擒,献俘阙下,新疆平定,哈朗阿以战功卓著绘像紫光阁,像赞:“御前扈从,心怀御侮;命中挽缰,阚如虓(xiao)虎;率吉林兵,冲锋勇贾;精壮堪嘉,望继乃父。”

    出身于钮祜禄氏的萨克丹布和格布舍也是一对父子。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萨克丹布以留京先锋从征石峰堡,隶于领侍卫内大臣海兰察之下。贼匪据于底店山梁,负隅顽抗。萨克丹布枪法精准,有神射手之名。挥枪之间,贼之执旗与贼目(头领)皆毙于马上,贼众遂溃。萨克丹布因之擢授蓝翎侍卫。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随海兰察远赴台湾征讨林爽文,进攻八卦山,带二十人作前锋,行进中遭遇埋伏。萨克丹布驰马斩击,贼众不敌溃逃。萨克丹布随即引兵进击,接连夺取中林斗、六门等多个要隘,遂予之伯奇巴图鲁之誉。台湾平定,萨克丹布擢授侍卫,并绘像紫光阁,词臣为之作赞:“率众攻坚,奋擒骁悍。毁栅截途,杀贼无算。火焰腾山,力穷鼠窜。溃彼蚁封,资尔勇幹。”嘉庆元年(1796年),萨克丹布又从护军统领德楞泰征讨白莲教匪石柳邓。当时,石隆地方乃石柳邓之巢穴,寨落甚繁。萨克丹布与都统额勒登保乘夜深入,分兵各个击破,斩杀石柳邓,一举获得大捷。

    格布舍乃萨克丹布之子,青年时代即随父奔赴疆场。平定甘肃,以功赐库奇特巴图鲁勇号。嘉庆二年(1797年),额勒登保移师入楚,格布舍从之。其善用鸟枪,百发百中。每遇敌,皆战绩突出。嘉庆五年(1800年),夹击杨开甲匪于两岔河,格布舍陷阵受创,坠落马下;其跃马再战,愈战愈勇,追斩贼匪甚众,因之授云骑尉职。此后,在追讨辛斗、苟文明诸匪中,都是勇冠三军,累获大功,相继获授正黄旗汉军副都统、乾清门行走;以后又授任伊犁大臣、宁夏将军、乌里雅苏台将军。

    隶于正黄旗的爱隆阿与巴灵阿,则是兄弟相从,都在军旅中建功立业,并双双绘像紫光阁。爱隆阿先是在吉林从军,随后走入京城,以前锋侍卫迁升齐齐哈尔副都统。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授领队大臣,千里迢迢赴新疆巴里坤军营。当时,将军兆惠被困叶尔羌。爱隆阿与定边右副将军富德率军往援,与敌战于呼尔璊,再战于叶尔羌河,连战皆捷。与兆惠合军之后,数年连续破敌,逐灭霍集占,平定新疆。爱隆阿因功授正白旗护军统领兼镶白旗蒙古副都统,绘像紫光阁,位在前五十功臣。之后又曾任伊犁参赞大臣,直至病殁新疆。一生从东北到西北,都付与边塞关山……

    爱隆阿之弟巴灵阿,也是早在青年时代即投身军旅。爱隆阿死后,巴灵阿累次以战功获迁二等侍卫、察哈尔总管,并获坤都尔巴图鲁勇号。在平定新疆最后的搜捕厄鲁特残部时,不意陷入重围,顽强战死。论列平定新疆功臣,巴灵阿列于后五十位,与兄长一起绘像紫光阁。

    这些父子相继、兄弟相从的吉林八旗勇士,因为绘像紫光阁,《吉林通志》和《永吉县志》等地方志书记下了他们的名字,今人也得以从中一睹他们的事迹;其实,史传里没有留下名字的,尚不知有多少。车辚辚,马萧萧,长弓在手剑在腰。慷慨从戎,立功边陲,原是那一时代八旗子弟的职志……

    看这些绘像紫光阁的吉林八旗英雄史传,许多人为之欷歔感叹:那一种万军之中一马当先的英勇,那一种攀山跨海万里远征的豪迈,那一种绝壁攻碉瀚海追敌的风云气概,确可称这些功臣生命中的英雄底色。可是,在这一次次的战役布局里寻踪觅迹,我们即可发现,他们率领的吉林八旗兵,作为总体战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翼,在诸次战役里都有出色表现。绘像紫光阁的功臣们不仅是两军对垒搏杀在前的先锋,亦是善于布局精于指挥的统领。额勒登保即是被近代著名思想家魏源称之军事指挥艺术不让诸葛孔明的一位统帅。而吉林兵的一个重要特色,便是极善于野战的精壮马队,又长于火枪。在清代后期的诸多战事中,嘉庆与道光都曾对吉林八旗的马队给予褒奖,左宗棠等对吉林马队也分外倚重。应该说,这些功臣和家乡的吉林兵们都是那时英雄谱里的人物。

    姓钮祜禄氏的阿勒罕保,因平定新疆张格尔之叛立有功勋,位列功臣第六,绘像紫光阁。道光之赞词称:“索伦劲旅,特命将之。骁捷前锋,四城星驰。火枪善战,蹑踪穷追。超出贼背,国之熊羆。”

    阿勒罕保也是在青年时代即从吉林走进京城,嘉庆二年(1797年)随赛冲阿在川陕楚三省征剿白莲教匪,因功擢授头等侍卫、乾清门行走、蒙古副都统。道光二年(1822年)充十五善射。道光六年(1826年)张格尔倡乱,阿勒罕保奉命从征。入疆之后,遇敌于羊阿尔巴特,清军分三路进击,敌遂退据于沙布都尔,阿勒罕保率骑兵绕至其后,乘敌不备展开突袭,敌大败遁走,龟缩于阿瓦巴尔特。阿勒罕保与哈郎阿分兵左右围击,敌居高为阵,阵形犹如雁翅,并出骑兵冲击清军之中军。鏖战之际,阿勒罕保同哈郎阿绕出敌后骤然攻击,贼众不支,溃败而逃。阿勒罕保因之获庄勇巴图鲁之誉。这时的张格尔,三战皆败,遂弃喀什噶尔西逃,余党艾马尔阿里则据于和田。阿勒罕保与哈郎阿、杨芳合军而进,收复和田。侦知张格尔逃往铁盖山后,又长途奔袭,穷追不舍,将张格尔擒获……

    战役中,多次与阿勒罕保协同作战的哈郎阿,即是额勒登保之继子。两人带领的部队,当然也多是吉林与黑龙江兵。曾经有诗“湖湘子弟满天山”,左宗棠进军新疆,统带的部队诚是以湘军为主,但吉林八旗参战从征者亦甚多,并且立功将士皆昭然在册,这是不应被忽视的。

    在同治、光绪年间进疆的西隆阿的作战途径,似乎更能证明这一点。西隆阿姓瓜尔佳氏,隶于镶红旗,住居吉林城西小白山下的八里屯。其父果全随伊兴额征剿捻匪,同治元年(1862年)八月战殁,赐云骑尉世职。那时,西隆阿在吉林将军衙门兵司行走,“勤慎趋公,暑雨祈寒,无旷厥职”。同治九年(1870年)从征古北口;十一年(1872)随魁福赴陕甘靖边左副将军金顺军营听调。这里的魁福,即是今日乌拉街三府之一魁府的原主人,在平定新疆的伊犁之战中,脖颈为敌将砍伤,仍然杀敌不止。这里的金顺,亦是已进入吉林史册的一个英雄,一生转战南北,以战功擢授宁夏将军、乌里雅苏台将军,死后由光绪敕建祠堂。这些皆足以证明吉林八旗从征者之众与将领之强干。

    在军中,西隆阿统带之马队,勇猛无敌,所向皆克。同治十二年克复肃州(今酒泉),因功赏戴花翎,加佐领衔;光绪三年(1877年)克乌鲁木齐、昌吉、呼图壁,加协领衔;此年四月,天山北路肃清,赐额勒亨额巴图鲁,擢授副都统。史传记载:多次大战,每有匪众倍于官军之时,清军屡次冲锋不利。这时,西隆阿与另一将领赵升,统带马队,“袒臂挥刀,飞马奔入敌阵。君(西隆阿)带马队蹑其后,敌阵因而动摇。将军鼓众,纵横驰突,遂获大胜。如此者比比也”。西隆阿在外出征十六年,妻子在家病殁,遗有一男,由堂兄抚养。续娶伊尔根觉罗氏,乃金顺将军之从妹,其器重和交谊于此可知……

    在《吉林通志》《永吉县志》等志书中细心寻找,可见还有很多位绘像紫光阁的吉林英雄。

    曾任吉林佐领的乌凌额也曾征战新疆,在平复张格尔之乱中获大功,并绘像紫光阁。道光为其作赞:“吉林佐领,出兵中州。回疆接仗,修我戈矛。屡战屡胜,马刀独优。黄中之士,获育之俦。”

    另一位也是吉林佐领的德成额,也于从征新疆张格尔之役中累建奇功,获赐苏彰阿巴图鲁勇号,绘像紫光阁。道光诗赞:“战必先人,勇气百倍。拉朽摧枯,竦身以待。马队当前,同声奏凯。吉林之英,敬慎无怠。”

    姓萨克达氏的安福,曾是吉林驻防,也在平定新疆之役中因功绘像紫光阁。

    此外,又有伊勒通阿……

    今天,当年悬于紫光阁的清代功臣画像,大多都已散佚。一个漫长的时代里,这曾是戎旅之人生命中至尊的荣誉。他们的名字和事迹,都已约略载于史传。在时间洪流的磨洗之下,一份光荣如今虽已变得暗淡,但一段历史却不应泯灭。《永吉县志》在述及吉林八旗战绩时说:“及满清入关,又多龙虎之士,佐命立功,军职之盛,蔑以加焉。”多少人读此,亦因之徘徊感叹:天龙地虎,吉林恁多英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