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百味

护莲人

黄昏刚刚来临,村庄就被轻雾裹进一片朦胧里。在蜿蜒的小道里,绿树的浓荫下,田野深处的一个堤坝上盘踞着一座小房子,我和父母便住在这里。

房子不大,三间红色的砖瓦房。推开窗子,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稻田,同时还可以看到田野尽头有一个很大的荷塘。

每年清明前后,荷塘里就冒出了许多嫩绿的荷叶,待荷叶长满池塘,便陆陆续续开出一些美丽的花朵。更令人惊讶的是,那隐在荷塘边上废弃的茅草屋也被重新修缮,装上了电灯。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人住在了茅草屋里,看护着荷塘,我们称之为护莲人。

这时候,我总是趁在稻田里做事时接近荷塘,然后躺在长满青草的塘堤上听鸟鸣,听虫子的欢唱,看蝴蝶在荷塘里飞来飞去,落到一朵花上,鼓动着翅膀。

我瞅着那些花瓣在风里悄无声息地飘落,露出长着须子的嫩绿的莲蓬。我便

在这清香扑鼻的香气里悄悄地睡去,直到母亲叫我才回家。

后来,荷塘里的莲蓬越来越多了,有的躲在荷叶里;有的高高擎出水面,随着风摇来晃去,惹得附近的孩子,不停寻找机会接上的草被踩得东倒西歪的,早就藏不住人了,我就躲在棉花地里,悄悄扳着手指头数荷花,但终因塘里的水太深,又没小船,无法摘到那些莲蓬,只能一次次地作罢!

有一天还没到傍晚,洁白的云朵像棉絮一样飘在远远的天边,护莲人穿着厚厚的靴子径直朝我藏身的地方走来,沉重的靴子踩得草地沙沙作响。他温和地对我笑了笑,露出一口被烟熏黑的牙齿,并伸出大手向远方指了指。

我小心翼翼地跟着他穿过几条狭窄的沟渠来到茅草屋里,才发现这是一间用泥筑起来的草房子,除了几件简易的家具,就只有一张木床,铺着一张烂了边的竹席子。而屋前却栽满了花草,有月季、菊花、鸡冠花,还有几棵橘子树,挂满了青涩的果实。塘边上种植着一些茭白,有些已

经扯掉,只留下一些叶子零零落落散在水地面。而更令人惊喜的是,荷塘边上有一条小竹筏子。

护莲人拿着一把刀子先跳上竹筏子,然后用竹篙将竹筏子稳住,待我在筏子上坐好,才挥动长篙,慢悠悠地向荷塘中心划去。

此时,一抹晚霞挂在半空,映着满池

的荷花,好像洒了粉似的,从我们头上飘过。慢慢地,池塘里升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把整个池塘裹进一片朦胧里。

一路上,莲杆的刺不停地扎在我身上,痒痒得使人难受,护莲人浑然不觉,不仅加快了速度,还扯着沙哑的嗓音哼着江南小调,惊得那些在水里觅食的水鸟,嗖地飞向天空,不见了踪影。

刚到湖心,护莲人把竹篙搁在筏子上,用手攀扯着莲杆,只听见一阵脆响,筏子上就落下了一些新鲜饱满的莲蓬。听着那动听的声音,我试着站起来,但在他严厉的眼神里,只能乖乖地坐着。

天色越来越晚,萤火虫忽闪忽闪的,在池塘里飞来飞去,仿佛在为我们照明,我们拉着满筏子的莲蓬,借着昏暗的光往回划。

父亲已经在找我了,他喊叫的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停在茅草屋前。我偷偷地从筏子上跳下,正欲往回跑,铁青着脸的父亲早一步抓住了我。

我吓得放声大哭,父亲早就知道我喜欢吃新鲜莲子,更喜欢这片荷塘,看见我和护莲人在一起,以为我做了丢人的事情。护莲人和父亲寒暄了几句,父亲才松开了手,忙赔着不是。

临走,护莲人拿来一个蛇皮袋子,把那些摘下的莲蓬全部装上,父亲自是不肯要的,但在他坚定的目光里又不得不收下,只连连说着感谢的话。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护莲人有时根本就不在茅草屋里,那个塘堤才是他经常走动的地方。

他早就发现了我,在莲子成熟的时候,他不但请我摘莲子,还挨家挨户地送了去。

不知过了多少年,荷塘被改成了稻田,护莲人也不知去向,而我每每回乡,总要去看看,因那不是一片普通的乡村风景,而是我童年最温暖的一部分。

据临江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