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传

作者赵亮

校长气呼呼地讲完话,转身就走。坐在前排的薛志达突然站起身:“校长,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让他们这么干的,要处罚就罚我一个人,桌角是我带头砍的,与别人无关。”

校长转回身,盯着薛志达,竟然眯着眼睛笑了。

薛志达顿时心里发毛,刚才你还吹胡子瞪眼睛,这会儿你笑啥,属变色龙的?

校长说:“好一个大丈夫!古今中外砍桌角砍成大丈夫的,恐怕你是独一无二!我闭着眼睛猜,也能猜到与你有关。不过你能自己站出来,还算有种。先上课吧,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校长详细了解情况后,诚恳地对薛志达说:“班主任不该说你像小地主,你更不应当以砍书桌角的方式撒气。一个人不必在意别人说你像什么,关键是你在做什么,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件事你一定要好好想一想,回家主动向父母讲清情况、承认错误。”

薛沧海夫妇对儿子的做法先是震惊、气愤,接着是一通开导教育,最后到学校赔了钱,学校领导研究决定给薛志达一个严重警告

处分。

一场砍桌角风波过去了,但背地里一说起薛志达,大家都说这个小地主有脾气、不好惹。

小地主这个绰号从此四处流传,薛志达一听到这三个字,心底就恨意难平。但是同学都知道小地主挺讲义气,你对他好,他能掏心掏肝地回报。

一转眼薛志达已经上初中三年级了。清明节学校组织师生去北山烈士陵园扫墓,当时学生都很期盼清明节,因为参加学校的集体活动,家长才会给些零花钱。

这一天薛志达和同学老师排着长队,举着校旗,从学校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将近6公里的路,师生要排队走着去,这还得抄近道,走大路会多出3公里。这么多师生,当时还没有条件坐车,就把步行当成锻炼身体了。这个时期的学生,从小学起就参加了学工学农的劳动锻炼,觉得走路闲聊看风景那就是享受。

这些孩子想象得容易,但翻山越岭,从水泥厂学校走到北山烈士陵园,也是一件累人的事。

队伍越过一道大岭,在岭下继续向右侧北山的山顶进发。刚走到半山腰,有的同学们就累得气喘吁吁了,但是薛志达感觉没什么,这与他的平时锻炼身体是有很大关系的,基本是气不长出,面不改色。

经过最后努力,老师和同学们来到烈士陵园的念碑前,由学校领导念了誓词、献上了花圈,学生会代表也表了决心。薛志达心里想,这样光表决心缅怀烈士有点简单了,将来得拿出行动,真正做些光彩的事,最好是到部队当兵打仗,那才是报效祖国。

很快活动结束了,大家在公园里游览一番,然后三三两两地在公园里找地方开始吃自备的大餐。就着汽水,嚼着面包,对于出生在那个年代的人,这也算一件幸福的事。

在大家说得高兴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喊:“打起来啦,打起来了,快去看看哪!”

薛志达抬头观望,远远透过人群看到绰号叫郭疯子的同学正与一个中年男人厮打在一起,那个中年男人明显占了上风。

薛志达拎着汽水就冲了过去,一边冲,一边喊:“让开!让开!”他冲到了那个中年男人跟前说:“你怎么打人呢?”男子高喊道:“这小子偷我钱包!”

“我没偷!”郭疯子喊道。

薛志达一听兄弟说没偷,来了精神:“他都说没偷了,你还打?”中年男子大叫:“你俩是一伙的?”

薛志达火冒三丈,他一个箭步来到郭疯子和中年男子之间,左手一推郭疯子,右手揪住了中年男子的衣领。

说时迟,那是快,郭疯子拔腿就跑,他一边跑一边说:“老地方见。”

一听这话中年男子更加认定这两个人是同伙了。

郭疯子说的老地方,是薛志达家门前的小树林。

中年男子眼看偷自己钱包的人跑了,就与薛志达玩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