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台

作者陈彦

寇铁又说:“刁总,你恐怕得扩大经营了,尚艺路要建成美国‘百老汇’了,你得适应市场需求啊。我愿意给你当马仔,只要你点这个头。”

很快,“顺子舞台装置责任有限公司”就成立了,一成立就是几千号人的大公司。大吊、猴子都当了副总,蔡素芬是办公室主任。墩子、三皮也都当了市场开发部、布景道具研发部经理。寇铁几次送礼上门央求,顺子也就不计前嫌,封了他个办公室副主任,给素芬打下手。

不知啥时,又有“顺子装台总部”,总部大楼就矗立在尚艺路最繁华的地方,楼型怎么有些像“大裤衩”,大裤衩就大裤衩吧,反正它是西京城的地标建筑。

菊花、韩梅包括韩梅的男朋友都在总部管事了。天老爷呀,怎么整个西京城,都在发展演艺事业了,大街小巷都是剧场,顺子成立了好多子公司,就像快捷酒店一样随处可见,但还是忙得团团转,甚至不断有国外演出团来,要找他走后门安排装台的。给谁装、不给谁装,都是要批好几道条子的。先是底下批,然后是菊花批,最后才是他批。关键是西京城所有人都在演出了,连过去电视上见的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上了妆、登了台。演艺、装台、成了西京城最火、最高贵的职业了。

顺子觉着屁股上,有一个硬东西顶了几下,醒来一看,是寇铁正用大头皮鞋,踢他的屁股,“哎哎哎,你睡得很香,这暖气井盖刚好给你弄了个暖床,你没看都啥时候了,导演今早要看平台运动系统呢。”

顺子一看表,都早晨7点半了。他问猴子他们,咋不叫他呢。大家都不说话。他就知道,自己昨晚比别人多睡了两个多小时的热井盖,没人叫他,那不就是心疼老板嘛,他就觉得浑身有一股暖融融的东西,从头流到脚后跟了。

好在导演对平台运动系统的设计还算满意,这都是猴子的功劳,猴子的精明能干,连靳导都给竖了大拇指。

靳导一走,顺子就给瞿团诉起苦来,也只有面对瞿团,他才敢诉这些苦,要是对寇铁,你一说,他就会上硬的:“嫌苦别干呀,想来干的有的是。”所以顺子从来也不跟寇铁说这些。

瞿团这个人心软,还没等顺子说完,就说:“今天必须用幕布把露天工棚全部围起来,起码不要让风雪直接灌进来。”另外,他还要求寇铁给工棚里多弄几个电暖器,说起码让人有个暖手的地方。

寇铁嘴上答应着,到了晚上一共才弄了两个来,其中一个还不会摇头,两根暖管,也有一根不见红。好在围了幕布,不直接见风、见雪,人就算能待住了。

可这天晚上,顺子刚上了趟厕所,给屁股里上了些药膏,用纱布缠了半截,他哥刁大军就来电话说,让他赶紧到凯旋门洗浴中心,帮他结一下账,他说钱包忘在马蒂身上了,气得他把电话摔了。